今天是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法治文化

法學著作:我國現行憲法的誕生

時間:2019-09-27 09:15:05    來源:《法治吉林建設研究》    編輯:編輯部    瀏覽次數:

肖蔚云 著

北京大學出版社  

1986年11月出版

 

肖蔚云(1924-2005),湖南省祁陽縣人,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,博士生導師。1980年至1982年參加修改憲法工作,1985年至1999年參加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、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起草以及兩個特別行政區的籌建工作,為“一國兩制”偉大事業做出卓越貢獻。著有《憲法學概論》、《論新憲法的新發展》、《我國現行憲法的誕生》、《香港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偉大實踐》和《一國兩制與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》等專著。

肖蔚云教授一生致力于憲法研究與教學,是我國社會主義憲法學的主要奠基人之一,《我國現行憲法的誕生》就是深刻闡述我國現行憲法條文內涵的一部重要文獻。該書由“一九八二年憲法誕生的過程”、“修改憲法過程中討論的主要問題”和“修改憲法中對序言和條文的具體討論”三部分構成,作者寫作語言平實,風格求真務實。

書中第一章概括了1982年憲法起草的原則:“領導的意見和群眾的意見相結合”、“理論和實際相結合”、“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”、“力求穩定和確認改革相結合”和“本國經驗和外國經驗相結合”。從宏觀上反映出當時人們對于憲法的理解,以及政風民情。

書中指出:“一九八二年憲法既總結了正面的經驗,又總結了反面經驗,憲法密切聯系‘文化大革命’中任意抄家和抓人的非法行為,增寫了保護人身自由不受侵犯、住宅不受侵犯、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等條款。”書中指出,“在一定意義上,反面的教訓比正面的經驗更重要,因為它更深刻、更有意義、更不易遺忘。在修改憲法中,許多的規定都是由于總結了‘文化大革命’的反面教訓而規定的,如發揚社會主義民主、健全社會主義法制、加強人民代表大會制度、保障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的權利、保障公民的民主權利和人身自由等。”“‘文化大革命’在憲法中并不是沒有寫,而是整個憲法都貫穿了‘文化大革命’的經驗教訓,憲法是在全面、系統地總結‘文化大革命’的經驗教訓基礎上產生的。”

該書還研究了當時中國憲法體制中的種種法律問題。如關于“國家機構實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則”的內涵問題,書中指出“關于國家機構的活動原則,前幾部憲法寫的都是‘一律實行民主集中制’,這次修改為‘實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則’。主要是覺得‘一律’二字太絕對化,而行政機關實行的是首長負責制,雖然也是在集體討論的基礎上首長有最后決定權,也是民主集中制原則的體現,但又不同于國家權力機關實行的民主集中制形式。憲法的寫法比較合適,說明‘原則上’國家機關都實行民主集中制,但具體的形式還可以有所不同。”再如,關于“財產權的社會義務”條款的誕生,書中指出“這一規定是在憲法通過的前兩天,有人給全國人大主席團打電報建議的,并且還參考了外國憲法的規定。”

總之,《我國現行憲法的誕生》是一部研究憲法規范歷史解釋的重要基礎性文獻,對于理解1982年憲法內涵,了解我國現行憲法的由來,意義重大。(文/李航)

本文刊登于《法治吉林建設研究》2019年第4期法學著作欄目。

大明星电子游戏 河北排列7 竞彩比分直播bet365 新11选5走势图 有视频怎么赚钱 圣诞大战nba比分 建个商场能赚钱吗 重庆快乐10 兴发娱乐官网 创业卖烧烤赚钱吗 江西抚州优乐麻将官方下载 足彩冷门绝密分析 青朋棋牌短信充值中心 怎么利用人的资源赚钱 亚盘即时指数 今天内蒙古快3走势图 江苏时时快三